「……」杰克‧阿特拉斯看著前方身為自己勁敵的人,面頰上緩緩流下一滴汗。
他把門打開,「……我看你還是進來吧……」
於是少年就踏起腳步,走了進去。
「…打擾了。」
「沒想到來上層區找我決鬥,竟然會淋成了個落湯雞?」杰克哼了一聲,「難道你們衛星區連天氣預報都看不了嗎?」
「…我怎麼知道會下雨。」遊星從浴室出來,正在用毛巾試圖擦乾他的螃蟹頭。
「所以就說了要看天氣預報。」
「…我不想浪費時間。」
「你要是感冒也別想決鬥了。」
「…………」

遊星走向沙發,朝著沙發就讓身體放鬆隨著地心引力往下,準確無誤的跌落在沙發上。
「沒想到…來上層區真是累……」雖然只是自言自語,但耳尖的杰克還是聽到了。
「喔?沒想到你竟然會為了來到上層區而用盡力氣,這可不是我認識的遊星。」他打開冰箱,拿了酒跟牛奶出來,轉過身看著遊星,「……!」
身穿浴衣的游星倒在沙發上休息,本人似乎不知道浴衣有點過短,光是這幾點就讓杰克同學的鼻血像瀑布般的噴出。
「…杰克?」轉過頭看著有著可以媲美火龍果髮型的少年,「……你流鼻血了。」
「咳咳、我最近鼻子有點毛病,所以隨時會出血。」正在思考該如何把飲料遞給遊星卻又不用接近他的方法,在接近一點可能就需要醫生提供血袋了。
「你的臉也很紅。」遊星用手指指著他的臉,「看來你不只鼻子有毛病,連頭都有毛病了。」
「誰的頭有毛病啊---!!!」一氣憤就把手上的牛奶往他投過去,「我全身上下都是正常的!!」
遊星很理所當然的接下那個兇器,「是嗎?不要到時後決鬥你就感冒。」
「哼!感冒的是你!!」在他旁邊坐下,邊打開那瓶酒邊道:「我怎麼可能會感冒!」
「…………」
「?」發現遊星盯著自己看,「你在看什麼?」
「…為什麼你是喝酒。」擺明就是在跟你說:為什麼我是喝牛奶?
「呃……」一瞬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隨後汗顏的開口:「因為你還小。」
「杰克,」他皺了皺眉,「我已經成年了。」
「誰管你。」他輕啜一口。
「喂……」
「比起這個,你不覺得你穿著那東西很誘惑人嗎?」
「給我住口。」話語完結那瞬間電視遙控器朝著杰克的頭飛過去,正中紅心。
「會痛耶!!」
「不痛幹嘛扔你。」
「哼、沒差,等到晚上你就知道了。」邪笑。
「!!」

今天的月亮,還是一樣圓。


***
今天畢業典禮,我沒哭,反倒是老天爺替我哭,還哭得唏哩嘩啦
哭得唏哩嘩啦也就算了,要是在我踏出校園那剎那停止就算了
就是因為是在我踏出校門過後沒多久就開始希哩嘩啦的大哭我回到家就已經成為落湯魚了!!
於是有感而發的寫了這文章囧
腦殘啊腦殘啊真的是腦殘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仔 的頭像
魚仔

海平面下的深海

魚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