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7    

除了最近看的遊戲王以外,讓我著迷的還有戰魂王系列最新作--究極ZERO

在這之前我從來沒看過此系列作品,就算有大概也只是看過海報的這種程度罷了

誰知道究極ZERO來了一堆老梗但卻讓人愛不釋手!根本逼人跳坑!

三篇小短文,前兩篇為切賀零、又分為普通的切賀零跟赤切賀灼熱,第三篇為紫電疾風

那麼,GO!(閃光調

  


 

 

  01.    命運

 

 

        「吶、流星,我們真的是初次見面嗎?」

 

        留著一頭快碰地的茶褐色頭髮的少年,在宇宙中繼站拋出了一個問題給同為卡片鬥士的他──流星的切賀。

 

        「怎麼突然這麼問?一番星。」

        「沒……只是覺得……我們應該不是初次見面才對。」

 

        放下手中那杯滿到都快跌出杯子的星塵可樂,被男子稱為一番星的少年輕眨了下眼眸。

 

        若是平常,跟在旁邊的兩隻小龍夥伴早就為了這件事情吵的不亦樂乎,只是今天剛好遇上了啟明星的艾莉絲,兩隻都被艾莉絲為了教育一下最近帶的黃色小龍可可為由抓出門──畢竟那可是隻剛出生沒多久又貪吃的小龍──不得已只好先跟兩人出借一下自家兩龍來管教一下這孩子。

 

        (我實在是沒辦法狠下心來管教可可。)愛麗絲的語調中充滿了無奈,畢竟她很少遇上這樣調皮的孩子。

 

        理解到艾莉絲的難處,零當然是很爽快的借出了無限,伊安也在切賀的命令之下跟了上去,因此兩人就在此中繼站等艾莉絲他們回來。

 

在這個話題到一個段落時,切賀忽然用藍寶石色的瞳孔凝視望著自己的零,過不到一會兒,零馬上就被盯的想舉雙手投降。

 

(好奇怪的感覺啊……尤其是被流星這樣盯著看的時候。)零在心裡默默發誓自己的性向絕對沒有問題。(明明被其他人看的時候都不覺得怎麼樣,就只有被他這樣看的時候才會這樣……唔……)

 

「感覺上就是已經認識很久了的感覺!就是這樣啦!」草率拋出一句話後立刻仰頭灌下那杯碳酸飲料,爽快的呼出一口氣後又向老闆點了一杯。

 

        輕撫高腳杯的邊緣,切賀不知為何對這個問題開始深思。畢竟連他自己潛意識都認為他們倆不可能是現在才認識的,因為對彼此的感覺是那麼的熟悉……

       

就彷彿像是認識多年的朋友。

        不,或者可以說是比那更之上的關係也說不定。

       

「一番星。」

        「嗯?怎麼了?流星。」

        「……」

        「幹嘛突然不說話?」

        「或許我們……很久以前也曾經像現在這樣子聊天過吧。」

「啊?」

「一番星,要是你永遠都是一番星就好了。」

 

        (耶?什麼?)面對切賀突然的話語,零差點沒把可樂打翻。(流星他剛剛……說什麼?)

       

        (這感覺真的是太令人懷念了。)切賀發現零流露出驚訝的神情,忍不住露出一抹微笑。(只要跟一番星再一起,感覺就會想起什麼……讓人懷念且溫柔的記憶……)

 

        面對眼前長髮人兒的胡鬧舉動,切賀只是笑著將高腳杯裡的液體一口飲盡。或許這就是他們所希望的和平吧?也或許這才是原本屬於他們的和平才對。不管如何,若是平常沒事就可以遇上一番星﹑看到一番星的笑容,切賀當然也莫名的開心。

 

現在零整個人往他這個方向逼近似乎抱著不問出來就不死心的決心,讓切賀心裡不是希望艾莉絲他們趕快回來,反而是希望這段時間不要這麼快結束才好。

 

        要是身邊老是有這樣溫暖的人該有多好啊。

 

        「所以說!剛剛那個到底是什麼意思?」

        「啊啊、誰知道呢?」

 

        一番星,如果你能夠像現在這樣持續發光發熱、成為最亮的那顆星的話。

        無論我身在何處,都能夠因為你的光芒的指引而找的到你。

        身為流星的我來的快去得也快,跟你的邂逅也來的快,但你卻穩穩地抓住了我,把漂流不定的我指引了其中一個方向。

        與你的相遇,讓我譜出了不同的生命樂曲。

 

 


 

 

 

02. 夏音

 

 

 

        「好熱!」紮著白色髮帶的赤髮少年不悅的將卡牌隨意扔下,開始拉開自己的衣領尋求涼爽的清風。

 

 

 

        「……灼熱之ZERO,你不知道在別人面前脫衣服是很不禮貌的事情嗎?」

 

 

 

        站在對面猶如不動明王般的流星的切賀──由於使用紅色卡組的關係全身上下清一色紅──向同為紅色屬性的一番星做出批評舉動。

 

 

 

        扯了扯領子,滿身大汗的灼熱滿腔熱血的開口吼道:「我才不想要被一個幾乎都是全裸的傢伙說這種話咧!再說我之前先看看你的樣子行不行!」

 

 

 

        的確,比起灼熱,紅色切賀的上半身幾乎像是沒穿──別說那上衣就是可以遮蔽身體的衣物,講老實話那根本就只是塊布狀裝飾品──下半身低腰的不可思議,雖說是長褲但上下半身兩邊的重量感完全無法相比。

 

 

 

        在灼熱試圖把身上的長袖脫下來之前,切賀緩緩的飄過去,一把抓住灼熱的領子把衣服回歸原位,此舉動惹得灼熱哇哇大叫,雖然喜歡熱血也喜歡狂熱的戰鬥,但天氣實在是太熱啦!好不容易可以涼快一下的結果又被拉回去,灼熱一臉不滿的瞪向切賀表達無言的抗議。

 

 

 

        「……我剛才說過了,灼熱之ZERO,這樣太不得體了。」小心翼翼的將眼前人兒的衣服穿正拉好「等戰鬥結束你變回一番星的時候,你愛怎麼脫就怎麼脫。」

 

 

 

        「可是我現在超熱的!」

 

        「是因為你的頭髮關係吧。」

 

 

 

        指著人兒後面大的離譜的雙馬尾,這是紅色屬性卡組戰鬥服的特點之一,雙馬尾。雖說切賀自己本身也是雙馬尾,他慶幸自己的頭髮長度並沒有像灼熱那樣的又長又大,就算他穿的再怎麼清涼大概也會因為那雙馬尾的關係熱到昏倒吧。

 

 

 

        「唔……我也沒辦法啊,他就這麼長……」委屈似的摸向頭髮,灼熱對切賀投以求助的眼神,似乎真的熱到快昏倒了。

 

 

 

        切賀微微嘆了口氣,這樣下去大概不用戰鬥了,先把這個小問題解決才好。飄到灼熱的後方,他試著指示自己身後的那堆裝飾品試圖想創造些微風出來。可惜的是紅色屬性給人的印象就是只有熱,那些風並沒有造成驅趕熱氣的效果,甚至造成反效果。

 

 

 

        「越來越熱啦!」灼熱差點沒昏死在戰鬥桌上,他稍微瞄向切賀弱弱的說出趕快結束戰鬥回船上喝冰涼的星塵可樂吧這句話後硬撐起身子繼續戰鬥。

 

 

 

        (剛剛就這樣做不就好了……)切賀到現在還是不太能理解灼熱──或者直接說是一番星本人就好──感覺很機警但有時卻又天然過頭,真不知道這傢伙腦子裏面都在想些什麼。該不會只有第一名、BS、披薩和可樂吧。

 

 

 

        (其實也可以現在就停止戰鬥的……)飄回自己的位置上的切賀默默地想著,雖說對面應該是死都不會同意這種事情的,畢竟要打就要打得過癮,這是對卡片鬥士的一種尊重。

 

 

 

        「喔喔!灼熱的回合!」

 

 

 

        彷彿炎熱夏天一般的戰鬥依然持續著。

 

 


 

 

 

03. 流轉音色

 

 

 

        這裡是個異空間,只屬於存在一番星的零體內的ZERO們生活的空間。

 

        每個顏色的ZERO有著自己的個人空間,想要改成什麼樣式、讓氣溫如何變化等等,類似精神空間之類的地方,對他們來講這裡是最舒適的區域。

 

 

 

        「紫電!紫電紫電紫電!」

 

 

 

        咻的一把撞開房門的是有著甲蟲形狀翅膀的綠色ZERO──疾風之ZERO,向風兒般自由自在來無影去無蹤的他時常像這樣闖入不同ZERO的房間,這次他衝進去的是紫色屬性的ZERO──紫電之ZERO的房間,那位優雅且高貴的人正在裡頭啜飲剛沖好的紅茶,笑著對疾風不疾不徐地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疾風。」

 

 

 

        和其他ZERO不同,紫電喜歡的事物並非一番星所喜愛之星塵可樂和披薩,讓人跌破眼鏡的是代表著優雅的紅茶以及小餅乾之類的事物,並且不喜歡他人打擾屬於自己的下午茶時間,雖說被打擾了,但似乎不是什麼大事情,看起來茶會才剛要開始而已。

 

 

 

        「不介意的話,坐下來喝點紅茶、吃些小點心,在告訴我為什麼要這麼緊張的跑來找我好嗎?疾風。」

 

        「喔喔!紫電今天的餅乾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啊!感覺到很好的風了!」

 

 

 

        (喔呀?平常總是不肯停下來的疾風今天怎麼特別安靜?)指揮魔法手臂將紅茶倒入精緻的陶瓷茶杯裡頭,當然紫電知道疾風喜歡甜食還特別放了幾塊方糖進去,隨後特地讓魔法手臂將裝著餅乾的小籃子抬高至疾風隨手可拿之處。

 

 

 

「來,請用。」

 

「我不客氣了!」

 

 

 

紫電一直是個很難搞懂的人。疾風很早就知道這點,但他還是很喜歡跑來纏著紫電。以一番星的零來講,灼熱和白銀是從開始時就在一起了,過不久才是他,之後是紫電,後來也陸陸續續多了紺碧和閃光,可能因為跟紫電是幾乎同個時期進來這裡的,格外的有親切感,但對於紫電,疾風到現在真的還是捉摸不清。

 

 

 

很顯然的,疾風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他太過於單純了,殊不知對面的紫電用著一臉早就看穿他的眼神望著他。正因為疾風只想理解對於風的事情,才更顯得天真可愛且容易理解,對紫電來講,他希望疾風能一直這樣下去就好,心思較為細膩的紫電常常為了一些事情深鎖眉頭,反倒是疾風只會單方向思考則無須擔心這麼多。

 

 

 

「那麼,是有什麼事情,讓疾風你這麼慌張的跑進來我這呢?」輕拿起價值不斐的陶瓷杯啜了口茶,紫電面露意味深的笑容看向疾風。

 

 

 

「今天沒什麼事情啊。」

 

 

 

紫電差點沒把紅茶摔到地上。

 

 

 

「我只是單純想進來找紫電而已,只是這樣,哈哈!」

 

「真的只是這樣而已嗎?」

 

「喔喔對啦,還有唷,我最近會唱了一首歌,是『櫻』!無論如何都想讓紫電聽聽!」

 

「真稀奇啊,疾風你居然會唱歌呢。」

 

 

 

望著被這句話激到在房間開始飛起來暴衝的疾風嚷著紫電你幹嘛欺負人啊之類的話語,紫電只是微笑以對,畢竟自己說的也是實話,疾風的腦子只有風跟BS,可樂和披薩是全ZERO共通的──當然紫電自己可不是這樣──唱歌這種事情要發生在疾風身上,說沒期待絕對是騙人的,但還是得稍微捉弄一下疾風。

 

 

 

「不然就讓你聽聽看吧!不要被我的風嚇到囉,紫電!」

 

「那我還真是希望是被嚇到好的方面呢。」

 

「當然,別小看我的風了!要開始囉紫電!」

 

 

 

擺出請便的手勢,過不久輕柔的歌聲環繞在整間房裡,紫電訝異疾風居然能唱出如此富有感情的歌曲,讓人心情舒暢且有被治癒到的感覺。

 

 

 

很輕很溫柔,很舒服,好放鬆……

 

 

 

「嗯!結束!」疾風咻的一聲飛到紫電面前,滿臉得意「怎麼樣呀,紫電!」

 

 

 

「嗯……」

 

「到底是怎麼樣啦,紫電!」

 

 

 

用食指輕輕抵在疾風的唇上,紫電半開玩笑的說:「秘密。」

 

 

 

「咦?咦咦咦?不是這樣的吧!你沒感覺到我的風嗎?」

 

「呵呵,誰知道呢?」

 

「太狡猾了啦,紫電!」

 

 

 

將疾風輕推回位置上,紫電露出一抹優雅的微笑:「不然,你願意再唱一次嗎?疾風。」

 

 

 

讓你的歌聲如同你的風一樣,迴盪在這間房裡吧。

 

 


 

 

基本上最滿意的是第三篇,畢竟是熱騰騰剛出爐的啊

這些題目是從網路上面抓的,總共五十題,有沒有耐心把他寫完呢……可能吧(喂

上面說的  櫻  這首歌

其實是在nico有人做的影片XDDDDDD   中村唱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仔 的頭像
魚仔

海平面下的深海

魚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