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劃: Language of Flowers 2013.07.27  By RN Anthology Project

感謝主催辦了個圖手文手皆能參加的企劃,主題是以及其花語
這次很開心的能夠寫到自己喜歡的角色--闇遊戲(王樣)
雖然差點被自己打成油腐文(不)  還是成功地把它掰回正常向了
文章收在裡面XD

☆ ☆ ☆ ☆ 
 
千日
 
 
 
千日紅花語為不朽
獻給永存於你我心中的法老。
 
 
 
三千年前,年輕的少年王犧牲自己,拯救了國家。
三千年後,無名的靈魂再度甦醒,經過一連串戰鬥,最終返回冥界。
 
喔,神啊,命運為何要如此捉弄人?回歸所屬之地的王忍不住在心裡頭碎碎念。縱使這是他自己下的決定。
 
就算身處在冥界這感覺不出時間流逝的世界,亞圖姆對恭敬地站在王座前方的神官團們感到無奈,明明就已不是在當初那充滿戰亂的國家,為何還要對自己如此尊敬?
 
想到這裡又忍不住多碎碎念了幾句,當然還是念在心裡。
 
因為您是王。在聽見西蒙毫無變化重複著不知道聽過幾百遍幾千遍的回答之後,少年王輕輕嘆了口氣,揮手示意老者別再講下去。
 
看來想要個普通的家庭關係還久的讓人煩躁。搖搖頭,他決定放棄抱怨這件事情,轉而思考些能讓他了解現狀的事。
 
這冥界或許也算是另一種記憶世界?他想。西蒙、愛西絲以及瑟特都有類似轉世的生命在現世卻還是出現在這兒,簡直就是千百個不合理,這簡直就和自己的父王跟叔父阿克納帝的容貌變回年輕時期一樣的讓人無法相信。
 
但是他總算放心了,自己重要的家人們可以在冥界陪伴著自己,在這個和平世界裡──可是他在現世重要的伙伴們呢?
 
自己是回到了冥界沒錯,可以和家人們一起過日子根本就是以前的他渴望許久卻無法實現的願望,但自己此時卻想念了在現世中的夥伴們。
 
凡事都有辦法的。少年王努力壓下自己的思念。好不容易可以跟家人們團聚了,先別想太多,好好地享受吧。
 
日復一日,平時少年王會和神官團們決鬥,畢竟冥界是不需要用靈魂當代價的,差別只在於誰的精靈先被打倒回到石板罷了,頂多再加個隨意到處閒晃,和敬仰的父王培養真正的父子感情──好吧他承認他還是無法像個普通孩子對著父王撒嬌──順便去藏書室找幾本書打發時間,此外他都待在自己的寢宮。
 
有日無意間他發現到除了不能回到現世以外的所有事情都是可行的,這令亞圖姆感到開心,這樣他就可以隨時隨地且舒服地躺在床上看著現世中伙伴們的情況。
 
展開金製的決鬥盤,喚出精靈的鏡子,剎那間便顯示現世的影像。
 
城之內還是一如往常的樂天,用著無人能敵的強運參加各種大賽;孔雀舞偶爾會回來童實野市──當然是和搭檔的亞洲之花薇薇安一起--順便去打擊金髮少年,這簡直就快變成她會來這裡的理由了;杏子依舊邊打工邊學習舞蹈,除了偶爾會看見他往夥伴身上露出一種留戀的眼神;本田與御伽依舊不死心地追求靜香,縱使兩人都被城之內用各種理由阻擋;圭平進入成長期,身高幾乎是突飛猛進的往上飆;海馬仍然將心力放在擴張自家樂園版圖的野心,雖然還是會決鬥,卻沒有以前那種邊決鬥邊嘴砲他人的習慣了,或許能讓他嘴砲的只有那寄宿在千年積木上的靈魂而已。
 
看來大家都過得不錯。亞圖姆露出安心的表情。但海馬真不愧是瑟特轉世,簡直就是將神官地位拿掉後掌握大權的瑟特,可少年王從沒看過瑟特露出如同海馬一般的表情,反正在沒了自己的場上,海馬連嘴砲人的興趣都沒有,明明夥伴是打敗了他的人啊……
 
最後,鏡子轉到了夥伴──曾經與自己共有身體的那位少年──武藤遊戲身上。
 
身高拉高,眼神更為銳利,簡直就像是自己一樣。亞圖姆忍不住這樣評論。
 
他是真的有點搞不清楚這真的是因為自己重返冥界讓夥伴低落到想要完全變成自己這樣子的喪心病狂或者是……單純地想在決鬥方面變得跟自己一樣,使得這樣可記住曾經共存一體的自己,或者還有其他的可能性了。
 
結束一場決鬥的遊戲從場上離去,鏡子也顯示遊戲下場之後的變化,那是他印象中的夥伴,那位溫柔卻又堅強的夥伴。
 
城之內等人衝過來祝賀遊戲又再次取得勝利。亞圖姆也在驚嘆夥伴的決鬥技巧更加爐火純青之時,也看到了一瞬間出現在夥伴臉上的憂愁。
 
……夥伴……?忍不住靠近精靈的鏡子,只差沒整個人撲上鏡子了。
 
好不容易等到大夥兒聚餐結束--這中間亞圖姆也跑去吃了頓晚餐,沒人說在冥界不能吃東西啊──只剩下遊戲一人在房間,他讓鏡子更靠近點,好方便看清楚。
 
夥伴拿著的是那純金的盒子,曾經放有千年積木的盒子。
 
就這樣過了許久,久到讓在冥界感受不到時間流逝的他都誤以為夥伴是否就這樣昏睡過去,才聽到一聲細小的聲音,在呼喚著什麼。
 
『……我……』
 
好奇不已的他再度命令鏡子更往前些,試圖聽到那細小如蚊蟲般的低嚀。
 
『另外一個我。』
 
少年王愣住了。
 
不是亞圖姆,更不是法老王,是那讓人懷念的、認為已經不可能再聽到的稱呼。
 
尚未回過神來,遊戲便已經將黃金盒放下,無奈地自嘲著就算這樣喊,也不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接著便對放有他牌組的盒子開始講述今天發生的所有事情──就像他們還在共用身體的時候一樣,只是跟以前不同,他所談心的對象已經不可能答腔回話了。
 
就這樣聽了許久,也一一回話給遊戲──當然遊戲本人完全聽不到──這段自言自語似乎要到了尾聲。
 
鏡子中的少年停頓了一下,似乎感受到什麼似的猶豫一會兒,最後還是開了口。
 
『無論你身在何處,我都會記得你的。』
『你也是我們大家無可取代的、最重要的伙伴喔,另外一個我。』
『我還是很自私的把你稱呼為另外一個我,對我來說你不是什麼法老王,你是跟我一起奮鬥許久、努力不懈到現在的伙伴,到現在我還是忘不了你。』
 
他看著遊戲把手溫柔的撫上黃金盒,剎那間他理解了,就如同他忘不了夥伴以及其他人一樣,夥伴也忘不了他。
 
就算無法再相見,但是他仍然永存在夥伴的心中。
以及跟他一起經歷過那些事情的人們的心中。
 
 
END
 

 

魚仔  2013/07/02
 
☆ ☆ ☆ ☆ 
 
雖然這是題外話
寫到後來發現其實滿適合自己本命的海闇的
如果真的有辦法把後續寫出來的話……很大可能性會從正常向又再度掰成腐向(不
當然前提是有辦法寫得出來……(爆
 
☆ ☆ ☆ ☆ 
 
 
題外話的題外話
一樣是暑假寫的文章,本想在寒假開始寫的結果檔案忘在宿舍…(炸
其實還沒想到收尾,比起以前來講文筆算是退步了許多…吧
努力習慣把噗浪當成發廢文的地方,就算發了感想也勤勞一點再發一次在這裡
不然要找也真的挺麻煩的(苦笑
 
說起王樣,這人是我遊戲王的初戀
要不是看到王樣我大概一輩子都不會想看遊戲王的49fbd7fee94d3.jpg  
說是這樣說,但腦中妄想的東西通常都沒寫出來,主因是沒空跟懶的動腦(喂
 
遊戲王是一部很中毒的動畫
每次在我以為退燒的時候,過不久又不知不覺的回到坑裡出不來
之後又退燒,然後又(ry
這樣的無限輪迴簡直是莫名其妙
 
 
 
 
 
 
 
 
但我很樂意!!!!!!(爆
 
該怎麼說呢,從國小看遊戲王
長大後中二病發(咦)不想看動畫
國中因為GX又回到深坑,完結後5D第12集脫坑
高中後因為5D快完結想說回去看一下又入坑
ZEXAL第一季前期看不下去後脫坑
大學之後又因為ZEXAL第二季中期再度入坑……
 
好可怕啊,遊戲王!!!!!!8600839dc03e6275b53fd03a0eba09cf.gif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仔 的頭像
魚仔

海平面下的深海

魚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